第1750章 嘉靖所属人选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寒门祸害 第1750章 嘉靖所属人选
(读万卷 parszeolite.com)    同样的话,有些人说出来给人一种偷奸耍滑的感觉,但有些人说出来却给得到很大的信任度,而吴山无疑是属于后者。

    他的声线并不高,但目光清澈而坦然,脸上显得严肃而郑重,浑身给人一种正直官员的形象。

    嘉靖知道吴山算是官员中难得一见的真君子,先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旋即又是询问道:“吴爱卿,李春芳提议尹台填补礼部尚书,你可有其他合适的人选?”

    这……

    黄锦暗暗地瞠目结舌,显得难以置信地望向嘉靖,这意思分明是想要将礼部尚书的决定权直接交给吴山了。

    徐阶的心又是微微一沉,目光复杂地扭头瞥了一眼吴山。

    他此次最得意便是抛出尹台接任礼部尚书,从而堵死林晧然接任礼部尚书之路,但没有想到皇上似乎还是属意于林晧然。

    有时候世事便是如此,不管他事先谋取得多么的周全,但总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意外。

    礼部尚书这个位置虽然权柄不大,但身份尤为尊贵,通过从这个位置便能够直接入阁,是六部含金量最大的尚书之一。

    如果这个时候吴山狠狠地诋毁尹台几句,再借机直接推出礼部左侍郎林晧然这个人选,那么他先前所做的努力便是白费了。

    “尹台跟臣是同乡兼同年,臣深知其品行,而他在翰林院和礼部任职多年,对礼部事宜更为熟悉。若是由他出任礼部尚书,这已然是最好的人选,臣并没有异议!”吴山何尝不想由林晧然接任礼部尚书,但他终究是有原则的官员,很是公允地回应道。

    咦?

    徐阶却是没有想到吴山如此的表态,已然是彻底放弃林晧然接任礼部尚书,不由得扭头多望了吴山一眼。

    放弃了?

    黄锦同样意外地扭头望向站在殿中的吴山,重新审量着这个风评最好的大明官员。

    嘉靖对这个回答微微感到意外,却是似笑非笑地询问道:“你女婿是礼部左侍郎,你当真就不想为你的女婿多考虑一些吗?”

    现在礼部尚书出缺,董份已经被削藉,京城整个官场并没有能跟林晧然争夺礼部尚书的官员。若是尹山被否决的话,那么礼部尚书的位置必然属于礼部左侍郎林晧然。

    “臣是皇上的臣子,亦是担任过吏部尚书,任谁用谁一直当以大明为重!林晧然的资历和声望确实还不及尹台,由尹台出任礼部尚书,这才是礼部尚书的最优之选。不过林晧然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栋梁之材,皇上若是要重用于他,此次可任其为吏部左侍郎!”吴山迎着嘉靖戏谑的目光,显得面不改色地表态观点道。

    咦?

    黄锦听着吴山的一番正义之词正是佩服他大公无私之时,但万万没有想到,吴山推荐起自己人亦是一点都不含糊,甚至都没有半点矫情。

    他虽然觉得林晧然不适当出任礼部尚书,却是直接推荐林晧然担任吏部尚书,已然不是那般特别迂腐的清流官员。

    嘉靖跟着黄锦是同一个心思,本以为吴山当真是不食人间烟火,但到最后已然是打算为自己女婿谋得吏部左侍郎。

    “此般安排不妥!”徐阶没想到吴山不惜得罪高拱而谋取吏部左侍郎,当即便是站出来进行阻挠道:“高拱无论是资历还是年纪都远胜于林晧然,且林晧然如此年轻出任吏部左侍郎容易招来非议,臣以为由高拱接任吏部左侍郎最为妥当!”

    “林晧然虽是年轻,但这些年其所做之事皆有目共睹,以其才能定然帮皇上肃清吏治!至于高拱,徐阁老以为其能有助肃清吏治,则可任其为吏部右侍郎!”吴山已经打定主意帮林晧然争一争吏部左侍郎,亦是没有避让地回应道。

    徐阶的本意就是要阻碍林晧然,便是针锋相对地回应道:“林晧然入仕不过七载,年纪不足三旬,留其在礼部左侍郎历练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这……

    黄锦看着首辅和次辅又是争执起来,发现今后这个朝堂恐怕是不得安宁了。

    咳!

    嘉靖看着两位重臣又是争执起来,亦是轻咳了一声。

    在听到这个动静后,徐阶和吴山剑拔弩张的势头已然是烟消云散,便又是纷纷扭头望向了嘉靖。不管他们想要如何安排,但真正拿主意的始终还是嘉靖。

    “徐阁老,虽然林晧然比较年轻,但这些年真正能够做事的,其实却是这个年轻人!”嘉靖仿佛是心如明镜般,显得淡淡地说道。

    从广东推动开海所取得的佳绩,再到前往扬州整顿两淮盐政,而后返回通州取得的北门大捷,都已经充分地证明林晧然是一个能够真正做事的官员。

    今出任礼部左侍郎一年多,亦是将相当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彰显其处理事务的成熟和老练,已然是一个合格的礼部左侍郎。

    很显然,林晧然正是贯彻着“用之则行,弃之则藏”的为官之道,亦是最为合格的臣子。

    徐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地道:“还请皇上三思,切不可……拔苗助长!”

    嘉靖的眼睛闪过一抹不满,但却是没有戳穿徐阶的小心思,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对着吴山淡淡地询问道:“吴爱卿,你刚刚卸任吏部尚书,日前杨博上疏建言将郭朴召回填补吏部尚书的空缺,却不知此举可妥当?”

    此言一出,令到在场的三人顿时恍然大悟,特别是徐阶的眼睛闪过了一抹惊诧。

    郭朴,嘉靖十四年的进士,以庶吉士进入翰林院,由于青词写得很好,得到了皇上的重用,更是屡番提拔到吏部尚书的位置上。

    由于父丧,两年前按制返回河南老乡守孝,已然是慢慢地淡出了大众视野。

    徐阶都差不多将郭朴这号人忘记的时候,反倒是皇上对郭朴竟然还念念不忘,更是成为皇上心目中的吏部尚书人选。

    如果拿兵部左侍郎胡松跟郭朴相比,虽然胡松在年纪和资历占一些优势,但郭朴是地地道道的词臣,更是得到皇上的恩宠,根本是自取其辱。

    徐阶一直在考虑着跟吴山那边如何瓜分地盘,对吏部尚书一直以为是囊中之物,但万万没有想到皇上的心里早就有了属意之人。

    完了!

    徐阶心里警惕,暗暗地扭头望向了旁边的吴山。

    郭朴跟吴山是同年,由于二人一直在京城为官,更是有着三十年的交情。

    如果郭朴真的回来填补吏部尚书,而尹台出任礼部尚书,林晧然又担任吏部左侍郎,自己好不容易逼走袁炜简直是给人作嫁衣了。

    读万卷 parszeolit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寒门祸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寒门祸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寒门祸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