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我不装了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开局就成了嫌疑人 50、我不装了
(读万卷 parszeolite.com)    本是林荫之间安静豪华的别墅,此时却浓烟滚滚。

    熊熊的火焰从二楼的窗户里窜出来,几乎快要高过了三楼屋顶的仿古瓦。

    火光之中,似乎还有隐隐的惨叫传出。

    而远处,警笛声也在靠近。

    许宇泽一脸焦急。

    他径直冲下车,急切间几脚没踹开简家的房门,拉了一下发现门根本就没关,于是立刻冲了进去。

    江一宁紧随着许宇泽冲进去,不过他悄悄打开手机,没有忘记录像。

    来到二楼。

    火焰已经吞噬了二楼客厅里的沙发和家具,炽热的火焰中,一个全身都包裹在火焰中的人形生物,在最后地挣扎着。

    空气中,家具被烧后散发出的气味,和蛋白质被烧后的气味,混合在一起,令人头脑发胀,忍不住作呕。

    而在一边。

    端着照相机的简良艺,正兴奋到忘乎所以地拍摄着这惊悚的一幕,似乎在简良艺眼里,这就是他渴望的最美的画面。

    火焰中的人形,在最后一阵嘶哑的低吼之后,最终无力倒在地上。

    许宇泽也仿佛被抽去了灵魂般,倚着墙壁缓缓地瘫坐在地板上,脸上冷漠的没有一丝表情,眼睛空洞,似乎是太过难受以至于脑海中一片空白,又像是得偿所愿后,心中的失落与迷茫。

    火势被赶到的警方和消防一点点扑灭。

    江一宁看着那具被烧的面目全非、已成焦炭的尸体,面色严肃,眼帘微眯。

    江一宁斜了许宇泽一眼。

    他知道,许宇泽的计划收尾完毕,接着该轮到他来收尾了。

    至于眼前烧成焦炭的女尸,…江一宁心里毫无波动,他的正义感在这里不会有任何愧疚。

    即便他提前知道会死人。

    ……

    警方带走了终于拍摄出《地狱图》的简良艺,并在现场找到了倪可的手机,通过数据恢复,找到了倪可发送失败的求救信息。

    消息中直指简良艺限制了她的行动,并且准备要烧死她…

    这一次人赃俱获,证据确凿,再加上许宇泽提供出的简约的录音,简良艺将对两起命案负责,他必将遭到法律的严惩。

    至于去年冬天画馆女孩被烧死案的主谋、简良艺的姐姐简约…

    警方在调查之后,发现简约在今天案发后没多久,便搭乘航班跑去了国外,等警方查到的时候,简约的飞机已经落地。

    后续只能依靠国际刑警继续追捕。

    江一宁和许宇泽在案发后,也跟着来到警务局接受了例行问询。

    由于警方怎么也联系不到倪可的父母,也找不到倪可的其他亲属,结果只能依靠许宇泽给的信息来判断那具焦尸的身份。

    许宇泽说在倪可的手指上,有两人的订婚戒指,而且案发前,两人还为爱鼓掌过,没有做防护措施。

    最终,法医在焦尸的手指上找到了和许宇泽手上一模一样的戒指,又在死者的体内发现了许宇泽的遗传物质,判定死者身份就是‘倪可’,凶手简良艺!

    不过听肖唯源说,在对简良艺的审讯中,简良艺虽然强调说年轻女性身体燃烧时的火焰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情景,但他就是没有犯罪。

    尽管简良艺和上一次一样,坚称没有犯罪。

    但这一次却没有人相信他,就算他一直不承认杀了人,也不影响法律即将对他的惩罚。

    几天来。

    许宇泽没了前些天那种昂扬向上的神采,变的十分沉默,看像任何事务的眼睛,都是空洞与漠然的。

    似乎许宇泽怎么也没能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完成了对去年那起案件的解密,付出的却是未婚妻倪可的生命!

    江一宁这几天,一有空就跟在许宇泽身边。

    不是怕许宇泽想不开,而是在找机会,揭晓江一宁心中最后的谜团。

    这一天的气温有点凉,云层堆的很厚,见不到一丝阳光。

    江一宁陪着许宇泽去领了倪可的遗物和骨灰。

    然后就转道许宇泽已经准备好的墓地,很偏僻荒凉的一个野山头,上面各式各样的墓碑乱七八糟的排列着,根本不像是被管理的竟然有序的陵园,反倒像是个乱葬岗。

    不知内情的人,或许会以为许宇泽只是没钱,所以才会将女友的墓穴选在这种地方。

    但是心如明镜的江一宁却知道,许宇泽或许是故意而为。

    看这墓地周围的环境,挤挤挨挨,蛇鼠横行,不远处还有一条河,哗啦啦的水声听的一清二楚,整个就一凶地,埋在这种地方,死后也不得安宁啊!

    这么一想,江一宁顿时感觉周边凉飕飕的,赶紧叼了根烟出来,缓解一下心情。

    看着许宇泽将骨灰盒安置好,还装模作样地三鞠躬。

    江一宁吐了股烟圈,幽幽说道:“为了给一个无辜的女生昭雪,却赔上倪可的一条命,值得吗?”

    许宇泽跟江一宁要了根烟,嘬了两口,长长舒了口气道:“值不值得…都不能改变,也不可能改变了。”

    “其实这个案子,没有我,你也能查清楚。”江一宁道。

    许宇泽摇了摇头道:“或许吧,谁知道呢。”

    “你似乎很难过。”江一宁盯着墓碑上倪可的黑白照片道。

    许宇泽沉着脸道:“比最开始好一些了。”

    “但你真的很难过?”

    “你什么意思?”许宇泽板着脸道。

    江一宁拍了拍那个贴有倪可照片的墓碑:“难道不该是大仇得报的畅快吗?”

    许宇泽低着头,除了远处哗啦啦的流水,和山林间呼啸的风,就连虫鸣鸟叫都没有意思。

    空气中的氛围有些诡异。

    “其实也没有那么畅快,…反而是失落落的。”

    许宇泽低着头,笑了起来,眼睛斜向上盯着江一宁,这表情很诡异可怕:“目标突然完成之后,没有前进方向的那种迷茫空虚感,你懂吗?”

    “我大概是理解的。”江一宁弹了弹烟灰。

    许宇泽拍了拍手:“江侦探不愧是侦探界冉冉上升的新星,我的这些事果然还是没能瞒过你的眼睛。”

    “有一点我不明白,你的计划明明进展到了最后关头,作案之后可以堪称完美,为什么在最后的关头,突然节外生枝,找到我来看这一切?”

    江一宁真正不解的就是这一点。

    许宇泽伸手一弹,快要燃烧到尽头的烟蒂,精准地落在墓碑上倪可的照片处,然后又飞到其他地方。

    “那么江侦探,是什么时候察觉到我的计划的呢?”读万卷 parszeolit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开局就成了嫌疑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开局就成了嫌疑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开局就成了嫌疑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