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

第51章 看一眼问一句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墨桑 第51章 看一眼问一句
(读万卷 parszeolite.com)    无为府的繁华热闹,在李桑柔意料之外。

    黑马和金毛把马拴在大车后面,跟着李桑柔,左看右看,金毛啧一句比江都城热闹多了,黑马就喷一句跟建乐城可没法比。

    一行人从大街走进小巷,挑了家干净的大车店,住了进去。

    这会儿不过申初前后,几个人安顿好出来,李桑柔吩咐黑马和金毛,“你们两个,到处走走,打听打听这无为府的大族,有哪几家,各家都有哪些当官的,哪些人才,各家口碑怎么样,尽量多打听。”

    “好!”黑马和金毛一起点头。

    李桑柔和大常沿着大街往东,黑马和金毛往西。

    “过了江就是南梁,咱们真要从建乐城来往这里,他们会不会想多了,咱们还有好几条船。”大常看着旁边酒楼挂出来的江刀和江豚的招牌,突然闷声说了句。

    “嗯?”李桑柔一个怔神,随即笑起来,“噢,别想那么多。他们是不是会想多,不在于咱们来往哪里。

    他们怎么想,咱们管不了,管不了的事儿,就不用理会。晚上尝尝江豚?”

    李桑柔仰头看着一连几家刀鱼江豚的招牌。

    “好。”大常声调轻松,随即嘀咕了一句,“不知道什么价儿。”

    “咱们赚了钱,就一件大事,吃好喝好。不管什么价,难道咱们吃不起?”李桑柔斜瞥着大常。

    “那倒也是。”大常嘿笑着,拍了拍胸口。

    李桑柔和大常打听了几个人,听说望江楼的江鲜做的最好,回邸店留了话,直奔望江楼,花了块半两的碎银子,买得茶酒博士想方设法,倒腾了张桌子给她们。

    两个人慢慢悠悠喝了两三杯茶,黑马和金毛就到了。

    李桑柔一如既往,一挥手就一句:你们店里有的,都上一份,刀鱼江豚各上两份!

    茶酒博士豪客见得多了,并不以为意,脆声应了,利落的上了茶水茶点。

    “这无为府,最大的户,头一个是王家,之后是曹家,利家,魏家,吴家……”黑马看着茶酒博士出去,开始说刚刚打听到的无为大户。

    “说说王家。”李桑柔打断了黑马的话。

    “王家最厉害,艳压群芳!”黑马竖着大拇指。

    李桑柔被他这个艳压群芳,差点呛着。

    嗯,这个词用的实在太好了!

    “王家现在活着的,说是有两个进士,六个举人,二三十个秀才!真真正正,人烟鼎盛!”

    李桑柔再次被黑马的人烟鼎盛给呛着了,“你好好说话!别乱用词!”

    金毛咯一声笑出了声。

    他虽然不知道黑马哪个词用错了,不过嘲笑还是要嘲笑的。

    “老大教训的是。你笑什么笑?”黑马瞪了金毛一眼,接着道:“说是户部侍郎孙洲,就是他们王家的姑爷呢。

    他们王家这两个进士,一个叫王安士,已经做到漕司了,在秦风路,不过年纪大了,说已经快七十了。

    还有一个,叫王庆喜,比那个王安士低一辈,是个府尹,在京东东路,青州。年纪也不小了,说是再过个年就六十了。是吧?”

    黑马看向金毛,金毛连连点头,表示他说得对。

    “现在王家的族长,叫王庆民,说是那个王庆喜的亲哥,那个王安士的亲侄子。

    还有,说是王庆喜的大儿子,王家九爷,叫什么王宜书的,说是什么才子,怎么怎么有才,过了年刚从青州回到这无为府,说是为了秋闱。”

    李桑柔凝神听着,慢慢嗯了一声。

    “曹家……”黑马接着往下说,却被李桑柔抬手止住,“不用了,知道头一家就行了。关于王家,还有别的吗?口碑如何?”

    大常看了眼李桑柔。

    黑马连连点头,“好!都夸好!好的不得了!

    这城里最大的学堂,就是王家义学,穷人家子弟读书不要钱,一天还管两顿饭,只要月考考及格就行,说是还有女学。

    城外那什么书院,说是挺有名的,也是王家的,大儒藏书,都不少,能考进去就不要钱。

    那个曹家,说是家训是不当良相就做良医,曹家老太爷说是天下有名的名医,现在一天出来一个时辰,就在这条街头头,就是他们曹家的医馆。

    曹老太爷这一个时辰是义诊,不要钱,碰到特别可怜特别穷的,还送药。

    利家说是最敬老……”

    黑马滔滔不绝,一直说到茶酒博士上齐凉菜,一边吃一边呜呜噜噜了半天才说完。

    大常再次看向李桑柔,李桑柔迎着他的目光,解释道:“咱们这生意,肯定得跟当地的大族打交道,特别是无为府和扬州府,说不定要跟他们合作,先得知道个大概。”

    大常释然,伸手端过一盘子江豚鱼,专心吃鱼。

    这两份江豚刀鱼,她们三个一份,他自己吃一份。

    第二天一大早,大常去看无为府下辖的庐江、巢县两县,黑马和金毛跟着李桑柔,先从曹家的医馆看起,一圈看下来,三个人进了望江楼。

    今天的望江楼有场文会,东主是王家的几位秀才,其中就有那位九爷王宜书。

    望江楼早几天前,就被王家包下了,李桑柔找到昨天的茶酒博士,塞了块碎银子,茶酒博士从后门将三人带上二楼一间偏僻雅间。

    李桑柔将雅间窗户推开一条缝,站在窗边,看着楼下。

    楼下已经十分热闹,正中间一张大书案旁边,围着七八个长衫书生,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是一个鸦青织锦缎书生二十六七岁年纪,不高,略胖,也就是不算难看而已。

    鸦青织锦缎一边说着话,一边挑了支笔,濡了墨,写了一行字,将笔递给旁边的瘦高书生。

    金毛溜下去,片刻,一溜小跑上来,挨到李桑柔旁边,指着短胖织锦缎,低声道:“就那个,鸦青织锦缎衫子的,就是王家九爷王宜书。”

    李桑柔嗯了一声,又看了一会儿,坐了回去,三个人安安静静再吃了顿刀鱼,出了雅间,从后门出去走了。

    在无为府歇了两天,第三天一早,一行四人启程,赶往扬州。

    在扬州同样看了两天,四个人一路北上,过了淮扬,又折向东北,从沂州密州直奔登州,再折返至莱州青州。

    每一处都停上一天两天,到处看看。

    中午到青州,歇了一晚,第二天又逛了一天,吃过晚饭,夜色才刚刚垂落。

    李桑柔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看了一会儿,转过身,看着大常道:“我要去府衙看看,二更前后过去,最多一个时辰就回来。”

    “啊?去府衙……”黑马愕然,一句话没问完,就被大常按了回去。

    “你叫什么叫!出息呢?”金毛跳起来,趁机拍了黑马一巴掌。

    “你小心点儿。”大常看着李桑柔,没多问,只闷声关切了一句。

    “放心,你们回去歇着吧,明天赶早启程。”李桑柔挥手吩咐。

    大常应了,和黑马金毛出来,各自回屋睡觉。

    李桑柔发了一会儿呆,吹熄了灯,推开窗户,坐在窗下,两只脚高高架在窗台上,看着昏暗不明的天空出神。

    远远的,二更的梆子声传过来,李桑柔站起来,换了衣服,用黑布裹紧头脸,从窗户跃下,落进邸店后面的黑巷子里。

    一弯上弦月在云层中时隐时现,照着已经静息下来的青州城。

    昏暗不明的巷子里,李桑柔沿着黑暗跑的飞快。

    邸店离府衙不远,李桑柔站在巷子口的黑暗中,看着一缕月光下的八字墙,静等了一会儿,在一片云的掩盖下,穿过衙门口,从八字墙后面的一棵树上,跳进了府衙。

    府衙里也是一片安静,李桑柔站住,辨认清楚方向,贴着屋檐,从前衙这边,往那边查看。

    整个前衙,亮着灯的房子只有一间,李桑柔猫着腰贴近过去,靠在窗户边上,伸手摸了摸,窗户上糊的是棉纸,李桑柔沾了口水,轻轻捅开窗户纸。

    迎面是一面墙的书架,另一面也是书架,书架上堆满了案卷公文。

    屋子正中,一张厚沉桌子后面,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矮胖老者,正趴在桌子上,专心的写着什么。

    李桑柔眯眼看着老者,老者侧对着她,不过,只这一个侧面,就能明明白白的看出来,眼前的老者,和她在无为府看到的那个王宜书,是一家人,这肯定就是这青州府尹王庆喜了。

    唉,这形象,就是年青四十年,跟叶家那位大爷现在比,也差得很远啊!

    李桑柔贴着墙,转到门口。

    屋门半掩,从门缝里能看到一个小厮靠门坐着,正磕头打盹。

    李桑柔退过屋角,窝在角落,打火镰点着根安息线香,再悄悄挪到门口,紧挨门蹲下,将线香靠近小厮,用手扇着那缕清烟,将清烟扇进小厮鼻子里。

    小厮磕头的幅度越来越大,李桑柔看着差不多了,最后扇了两下,掐灭线香收好,屏息盯着桌子上那根明亮的蜡烛。

    小厮再一个磕头,往前扑撞在半掩的门上,和小厮撞在门上的咣噹声同时,李桑柔扣动手弩,细小的弩箭射灭了蜡烛,盯在王庆喜背后的书架上,屋里屋外一片黑暗。

    “小瑞!”王庆喜有几分恼怒的叫了一声。

    在王庆喜这声小瑞之前,李桑柔已经两步踏进屋,先一掌砍晕了小瑞,在王庆喜站起来之前,疾步过去,将一根拇指粗细的丝绳,勒在王庆喜脖子上。

    “别动,别出声,不然我就勒死你。”李桑柔俯在王庆喜耳边警告道。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我是……”王庆喜还算镇静。

    “我知道你是王庆喜,这青州的府尹。”李桑柔稍稍收紧丝绦,王庆喜顿时觉得呼吸困难。“我问什么,你说什么,我没问话,你就闭嘴!”

    王庆喜想去拉那根丝绦,手抬到一半,又落在桌子上,只不停点头。

    “我姑姑是怎么死的?”李桑柔俯在王庆喜耳边,咬牙问道。

    “你姑姑是谁?”王庆喜茫然。

    “你这个好色之徒,你奸了她,害死了她,现在,你竟然问她是谁,你连她是谁都忘了么?”

    李桑柔的声音听起来是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既然忘了,那好,你就好好说说,你强抢了多少女孩儿,又害死了多少女孩儿?一个一个说!”

    “姑娘,你一定是找错人了。我从来没强抢过女孩儿,不光女孩儿,别的人也没抢过,我从来没害死过谁。”王庆喜心里有了一丝安稳,但更多的是焦急恐惧。

    “找错人?哈!好啊,那你一个一个的说说,你那些小妾,通房,她们都是怎么来的,怎么死的?我可是一个一个查过之后,才找到了你。

    你说吧,一个一个说,说错一个,我就勒死你!”

    “我不好女色!真不好!我只喜读书!

    我自小远视不明,五步之外就不辨妍丑,呃……”

    李桑柔手下一紧,勒的王庆喜呃了一声。

    “好好好!一个一个说,我说。我头一个小妾,张氏,是从小侍候在我身边的大丫头,张氏生头胎时难产,一尸两命。

    第二个是内子的陪嫁黄氏,育有一女,现在后宅,就这两个,姑娘的姑姑,是哪一个?”

    王庆喜喘着粗气,明显有几分恼怒。

    “你胡说八道,真当我一无所知么!”

    李桑柔猛的收紧手里的丝绦,勒着王庆喜和他坐着那把椅子一齐往后仰倒。

    “我只想知道姑姑是怎么死的,你实说,我不怪你,你再敢诡辩,我就勒死你。”

    王庆喜被勒的眼珠都突出来了,椅子被李桑柔拉倒往后,他两条腿紧紧顶在沉重无比的楠木桌子上,想挣扎却挣扎不动。

    在王庆喜就要憋死之前,李桑柔猛的松开丝绦,“说!”

    “我真没有!我喜读书不好美色!我都看不清楚!我不好!

    姑娘可以去打听,尽管打听!我家在无为府,我在无为府长大,在汝县做过一任县令,在卫县做过一任,再就是青州,任姑娘打听。

    姑娘的姑姑,姓什么?到底是哪位?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庆喜拼命喘着气,声音颤抖,又是愤怒又是惊恐,连人带椅子抖个不停。

    李桑柔垂眼看着一阵接一阵颤抖的王庆喜,抬手砍晕了他,收起丝绦,拨出那根小箭,闪身出门。

    第二天一早,一行四人收拾好,吃了早饭,悠悠哉哉出了青州,直奔济南府。

    不紧不慢走了半个时辰,大常看着坐在他旁边嗑瓜子的李桑柔,闷声问道:“没什么事儿吧?”

    “没有。”李桑柔知道他问的是她昨天去府衙的事儿,“湛泸的旧债,正好路过,顺便看看。”

    大常看了眼李桑柔,嗯了一声,不再多问。

    一行四人在济南府歇了两天,再次启程,直奔建乐城。

    读万卷 parszeolit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墨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墨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墨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