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杀人抄家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第三百五十二章 杀人抄家
(读万卷 parszeolite.com)    刘良佐率兵赶到照白沟时,只看到了满地的尸体。

    粗略扫一眼,大约四五百具尸体,是他和王士郢、张益祥的亲兵。

    王士郢的尸体摆在一架骡车上,头颅已经被砍断了,端端正正地摆在尸体旁边。

    关帝军早已不见踪迹,那十万两白银,也一并消失无踪。

    “找车辙子和马蹄印,快。”

    刘良佐无暇顾及王士郢的尸体,只急声催促部下去寻找骡马车离开的痕迹。

    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赶紧把银两追回来。

    数百骑和十几辆骡马车的痕迹没那么容易掩饰,他的部下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对方离去的车辙子和马蹄印。

    只不过,印迹有两路之多,一路往东北方向,一路往西北方向,各有好几辆骡马车留下的车辙子,还有四五百匹马的马蹄印。

    也就是说,往这两条路而去的关帝军人数和骡马车数量,是一样多的。

    据回来报信的探马所说,这批关帝军人数并不多,只有五六百左右,但马匹却一点也不少,因为护送白银的五百名亲兵的马匹,都被他们缴去了。

    有了足够多马匹,他们完可以把那十万两白银分散装在马背上运走。

    可是那些白银会走哪一路?

    亦或是分成两批,分两路运走了?

    刘良佐只犹豫了片刻,便决定兵分两路追去。

    反正对方兵力不多,自己有两千兵,哪怕兵分两路也仍一边有一千兵力。

    只不过,他这两千兵当中,只有不足四百骑兵,余下的都是步兵。

    以步兵追击骑兵,短距离内不可能追得上。

    只能让那四百骑兵先行一步,先找到对方再做打算。

    打定主意后,刘良佐亲率两百骑兵往西北方向追击,余下八百步兵在后头跟着,另外的一千人则往东北方向追去。

    追了将近一个时辰,胯下马匹开始大汗淋漓之际,刘良佐突然在一个山沟里发现了两辆车轱辘坏掉的骡马车,车上还有几个大木箱。

    这就是之前用来装白银的大木箱,但如今已经空空如也了。

    应该是关帝军逃到这里的时候,骡马车突然坏掉,被他们扔在这里,但车上的白银却都拿走了。

    “他们应该没走远,继续追!”

    刘良佐然不顾胯下马匹大汗淋漓,只猛一踢马肚子,继续策马前行。

    他手下两百骑也只能咬牙跟了上去。

    就在这时,旁边的山谷上突然响起“砰”的一声响。

    刘良佐周身一震,直觉一股巨力猛地撞在胸口,将他生生撞落马下。

    紧接着,一股剧痛由胸口传来。

    “杀!”

    两侧山岭上响起了喊杀声和轰隆隆的马蹄声。

    刘良佐猛然醒悟,自己被那十万两白银冲昏了头脑,只顾盲目地往前追,已经中了对方的埋伏。

    “撤……撤兵……”

    幡然醒悟的刘良佐忍着胸口的疼痛,吃力地喊了两声。

    早已人困马乏的两百骑,听到他的话之后,如蒙大赦般一哄而散,纷纷掉头往后逃。

    他几个亲兵则急忙将他抱起来,横在马背上,然后猛地一鞭抽在马屁股上,那匹战马吃痛,撒开蹄子朝来时的路狂奔而去。

    两侧山岭上,数百关帝军如潮水般涌下来,朝他们逃跑的方向截去。

    这场伏击战来得快,去得也快,只半刻钟左右,战斗就结束了。

    因为一路追击而来,战马早已疲惫不堪,刘良佐带来的两百骑根本就跑不过关帝军,最终得以逃出生天的不到五十骑。

    刘良佐很走运,那枚子弹击穿了他的铁甲和棉甲,然后镶在他胸口的肋骨缝了。

    他胯下战马乃精挑细选的良驹,硬是驮着他跑出了十多里路,让他跟那八百步兵汇合,得以保住了小命。

    这时,西北边突然传来探报:范三拨等人在寿阳城以北中伏大败,几乎军覆没。

    听到这消息,刚由手下帮忙取出子弹的刘良佐惊得差点跳起来,急忙让部下调转方向,往孟县的方向撤走,并派人去找另外那一千兵马,让他们赶过来汇合。

    范三拨等人好歹也有一千三百多护卫,能打得他们几乎军覆没,证明那支军队人数并不少,很可能是秦川的主力。

    那厮既然到了这一带,就必然会攻打寿阳城。

    那座小小的县城城墙低矮,守军不足,火器等守城器械奇缺,哪里挡得住秦川?

    所以,刘良佐不敢回寿阳,打算跑到孟县去避一避,上奏疏的时候说自己率兵救援范家却不幸中伏就行了。

    他手底下的兵早就没有了战意,一听说去孟县,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以从未有过的行军速度直奔孟县。

    另外那一千人马很走运,并没有中伏,接到命令后便如蒙大赦般飞快地赶来跟刘良佐汇合。

    刘良佐的两千人马就这么走了,寿阳城只剩五百守军,还有张益祥的两百多衙役,城里豪绅的数百家丁护院。

    ……

    寿阳城北十五里,上曲沟。

    这里的战斗也很快就结束了。

    有四十支线膛枪和二十门火炮在,范三拨等人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被砸断一条腿的王有翊,早早投降的翟钲和田生奇,还有战场上被生擒的范三拨,这四人很快被带到刘有柱面前。

    “好汉,小人这就修书一封,让翟家带钱粮过来赎人,好汉只需稍待几日即可。”翟钲很机灵,刚见面便主动跪了下来,讨好地对刘有柱说道。

    “还有我田家,好汉想要多少钱粮,尽管说个数,只要我田家给得起,就绝不含糊。”田生奇也陪着笑说道。

    因断腿而痛晕好几次的王有翊吃力地抬起头,本想说点什么,可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只凄然地苦笑一声。

    跪在旁边的范三拨则脸色灰白,一言不发。

    “呵。”

    刘有柱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这四人,淡淡道:“我们将军说了,对于张家口堡你们这几家的人,就不用费心思要赎金了,直接砍掉,一了百了。”

    “啊?”

    脸色大变。

    刘有柱也不跟他们废话,淡淡道了声:“只留范三拨,其余都砍了。”

    话音刚落,翟钲和田生奇身后的关帝军手一挥,两颗大好头颅应声而落。

    躺在地上的王有翊闭上眼睛,身体想筛子似的哆嗦不止。

    很快就有关帝军扯着他的头发,将他拉起来,然后刀光掠过,人头落地。

    范三拨同样双目紧闭,面如金箔,周身冷汗直冒。

    “范公子,知道我为什么独独留你一个吗?”

    刘有柱忽然走到他面前,低头俯视着他。

    范三拨没睁眼,也没回应。

    “因为,我们将军要亲手取你脑袋。”

    刘有柱自问自答,又瞥了一眼范三拨,然后径直走开。

    这一战,不但把杨业兴的铁锅铁料都夺了回来,还缴获了两千石粮食、五千多两白银和一千一百多匹战马,两百多匹拉车的骡马。

    粮食是范三拨等人在寿阳城连夜收的,想顺带运回张家口堡。

    那一千一百多匹战马,则是这四家护卫的坐骑,张家口堡这几家晋商不缺战马,给这一趟出来的护卫人人都配上了战马,很是豪横,结果却便宜了刘有柱。

    除了这些缴获之外,这一战还俘虏了七百多护卫和两百多车夫,这些人暂时不杀,准备带回去挖矿。

    战场刚打扫完毕,老黄和郑七挺便带着刚抢回来的十万两白银前来汇合。

    三人合兵后,总兵力达到了两千一百人,除此之外,老黄还留了五十人在寿阳城内。

    休整片刻后,刘有柱便带着这两千一百关帝军,还有将近一千俘虏,浩浩荡荡直奔寿阳城。

    ……

    寿阳城,范三拨等人中伏的消息已经传回来了,张益祥如临大敌,急忙下令封城,并加强城守。

    很显然,秦贼来了。

    以他的行事风格,肯定会攻打寿阳城。

    城里的乡绅士族刚听到消息时,也六神无主慌乱不堪,并纷纷派出各自的乡勇护院协助张益祥守城。

    加上三班衙役和白役、各家的乡勇护院,寿阳城也勉勉强强凑出了一千二百守军。

    中午时分,刘有柱率兵抵达寿阳城,在城北五里外安营造饭。

    中饭吃饱喝足,又休息小半个时辰后,刘有柱大手一挥,开始攻城。

    他攻的是北门,但也派了几百骑兵沿着这座小县城转圈,在战场附近游弋。

    张益祥亲自上城头指挥防守,城内大部分兵力也都调到了北门,以至于其他城门的防守很是薄弱。

    北门炮轰不止的时候,西门城墙内突然出现一支五十人的队伍,径直冲进门洞,将里面十几个明军斩杀一空,然后打开了大门。

    在城外等待的三百骑兵呼啸而入,并攻上城头,牢牢占据西门。

    北门外,刘有柱一见西门冒起浓烟,便立马率领主力绕过来,由西门入城。

    关帝军一进城,便推着火炮,端着燧发枪和线膛枪,朝另外三个城门逼去。

    那三个城门的守军士气早已跌到了冰点,在一阵火器打击之后便迅速土崩瓦解。

    至此,寿阳城攻陷。

    在北城楼上,关帝军逮住了已经换了一身普通士兵服饰的张益祥,这家伙想乔装打扮逃命。

    刘有柱连见都懒得见他,只大手一挥,让部下直接砍了。

    然后,他开始忙着抄家了。

    虽然寿阳城在崇祯五年被流寇洗劫过一遍,但城内仍有几家钱粮丰硕的大户。

    读万卷 parszeolit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明最狠一个山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明最狠一个山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最狠一个山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